It doit y avoir absolument éternité en musique: 我作曲故我在 – I compose; therefore I am.

寫詩與讀詩

寫詩與作曲是很相近的,跟做菜一樣;
讀詩跟聽音樂也是相近的,如同品嚐美食。

最近終於讀完了楊牧「一首詩的完成」,裡面用書簡的形式來論述對於寫詩的一些概念,以及許多相關課題的探討。詩裡面必須有音樂性,那麼音樂裡面是不是應該也有詩性呢?

也許不是每首音樂作品都該如此,但是一件好的藝術作品總能用不同的角度來看待。純粹的音樂是可以很純粹,不過當分析完了作品便覽盡了,藝術也就死了。音樂作品必須是件有機體,有它之所以組織存在的必然性,以及內在的生命與靈魂。

詩也是一樣。

那些沒有顧慮這些問題純靠靈感寫成的詩作,跟沒學過理論隨心情寫成自以為是創作的小品音樂沒什麼兩樣,一點也不耐人尋味。這樣的作品網路上俯拾皆是。

Advertisements

Echoes are ringing in my hear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ag Clou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