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doit y avoir absolument éternité en musique: 我作曲故我在 – I compose; therefore I am.

我的詩創作觀

創作不需要立志,我甚至不敢說自己寫詩是種「創作」,這個用詞太冒險。
姑且讓我稱它為「寫作」好了,比較心安理得。

至少這樣的寫作,無論是新詩或古典詩體裁,在寫的時候應該先考慮到原創性為何,以及它所要表達的中心思想,與背後支持的美學觀點。這個說法看似嚴肅,但我認為詩人本身的定位很重要,並且我贊成所謂的「內容決定形式」論,文字創作多少會符合某種程度上的情感美學。

對文字的掌控技巧會影響詩作本身的呈現,包括深度及詩趣等,論語有言道:「質勝文則也,文勝質則史。」便意謂著文筆(即用字遣詞與結構鋪陳)與內容思維兩 者不可缺其一。再者,寫詩最忌諱陳腔濫調、拾人牙慧,因此除非不失趣味之必要引用手法,應該盡量避免透過文字傳達出對前人作品之
刻板印象,用字須精煉並跳脫某種程度的主觀,如此方能使情感本質透過詩的語言客觀再現,而不流於情緒上的自言自語、我行我素。

而之所以成為詩,必定需要「詩趣」之存在,以及音樂性。詩有韻律、節奏與結構,這並非古典詩之專利,五四運動之後白話詩的解放便如當代音樂般,具有文化歷史上的傳承必然性。若要探討分析其中關係,則必先站在詩人的角度觀之。

縱觀許多網上詩作,的確有部分近似於「心情隨筆」或帶了濃濃的「布袋戲味」,個人紓發寫作之事我不予置評,祇願有心創作的朋友們認真思考我上面所說的「原創性」、「技巧」與「詩趣」之問題。

Advertisements

Echoes are ringing in my hear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ag Clou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