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doit y avoir absolument éternité en musique: 我作曲故我在 – I compose; therefore I am.

其實,我對於這個詞彙抱持著相當大的存疑。

作曲技術需要學習與練習,但是要如何啟蒙呢?從和聲與曲式教起,套了公式與理論,就叫做會作曲了嗎?我總以為,若真的要啟蒙作曲,真正該學習的祇有記譜法而已,學會了畫豆芽菜並且畫出東西來,便會作曲了。

對我而言,我並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學會作曲,打從我有記憶以來,似乎在學會畫豆芽菜及彈琴之後,便能夠創作自己想要的音樂了。我國三開始學習「理論作 曲」,但老師充其量不過是教教和聲學與鍵盤和聲,以準備升學考試為主;高中一直都主修作曲,但跟的老師並不能算是我的啟蒙老師。

噢,在歷史上的啟蒙運動叫做「Enlightenment」,意謂著「啟發」、「開化」等,若是在技術與寫作經驗上,凡是學習都有功勞;若是在音樂本身及美感經驗方面,那麼真正啟蒙我的,是時間。

但當然不可否認,我有從我的老師們身上學到一些東西。

Advertisements

Echoes are ringing in my hear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ag Clou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