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doit y avoir absolument éternité en musique: 我作曲故我在 – I compose; therefore I am.

詩品與樂評

這是個相當嚴肅的詞彙,我不敢以太過於專斷的角度討論此一話題,因為我本身不是文學批評家,更沒資格擔任樂評,在此不過提出幾件相關大小事罷了。

中國人喜愛品評,但品評並非為中國人所獨有,西方的舒曼、阿多諾等也都是極好的評論家。然而中文相當奇妙,咱們的老祖先有個字眼叫「品騭詞」,以精簡而一 針見血的形容,達到「品」之境界:比如谿山琴況中的「清」、「雅」、「澹」、「遠」,或者文學上所謂「詩莊、詞媚、曲白」等,總歸是籠統、概括性的說法, 有研究者可懂其趣味,然而這樣的趣味建立在深厚的理性、分析研究之上。沒有一位好的批評家不是謹言慎行的。

品評是科學的,亦是主觀的,擁有明確的立場觀點,亦有歸納之參照依據。理論與實際為不可分割之一體兩面,缺乏或偏重其一,皆難以產生說服力。

此一講法看似反駁「先知」之說,然而若無時代之存證,我們亦無法回顧認定「先知」之存在,因此是並不衝突的。哲學並非空想,先知與預言更非賣弄玄虛,兩者皆無不切實際之處。

品評也好,思想也罷,作學術亦該避免流於不切實際。

0推薦此文章
Advertisements

Echoes are ringing in my hear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ag Clou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