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doit y avoir absolument éternité en musique: 我作曲故我在 – I compose; therefore I am.

雖然已經拿到畢業證書,仍然繼續跟老潘meeting。

其實是去交定稿後的碩士論文,順便送個畢業感恩小禮物:在誠品書店買的紙震與德國鐵路馬克杯,不算昂貴的精品,但是我喜愛的創意質感路線。然後開始跟老師 聊天,老師給我看他正在寫的新作品。我看見老師如何精妙地運用pre-composition的設計,以及如何設計規劃整部樂曲的形式架構、內容等參 數….相形之下自己的真是拙劣啊!老師的配器法是我研究所兩年所來不及學到的部分,因此僅能從譜面來讀,並不是複雜的管弦樂法,但音色之間的銜接與分 配等概念令人耳目一新。要了解老師在做什麼事不難,自己要做到那麼好可並不容易。我說,老師的新作又是首正大光明的曲子。

老師也問起我的近況,我告訴他最近在規劃寫的作品,以及各方面可能的考量,和我所想嘗試突破的事項。對於升學的一些事跟語言等問題,倒還是猶豫中,也許如 果想要繼續唸下去還是一定得做research吧,我正在掙扎。我跟老師坦承做研究像是挖個無底洞,老師說,很多東西還是必須要去學。老師的話隱約給了我 一些信心,我想我是很需要他支持的。

老師依然是很有趣的,他說起他大學時有女朋友,後來被兵變的事。不過像我這種七年級生,因為世代不同,身邊經常存在各種類型的男孩子也並不意外。而且老師秀了他的NOKIA新款照相手機,我幫他輸入師門幾位學生的號碼,還笑說,要讓秘書把桌面換成師母的照片。:p

老師說我都喜歡白白淨淨斯文型的男生,比如我剛入學時他就聽說過的法拉咪。

並且閒談間我跟老師也聊到馭之,老師兩年前在師大開管弦樂法課時教到的學生之一,老師對他的印象就是一副病弱的模樣。老師問了我三個問題:我跟他很熟嗎? 他畢業了沒?以及他的健康狀況。看來作曲圈真的是很小,我跟老師說「我都向他大力推荐您的音樂,還把他抓去聽好幾場您的作品演出呢。」

午飯過後,臨別之前老師說要跟我比誰寫的曲子比較多。
天啊….我可差遠囉!

Advertisements

Echoes are ringing in my hear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ag Clou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