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doit y avoir absolument éternité en musique: 我作曲故我在 – I compose; therefore I am.

這幾天更換了相簿的背景音樂。
新的音樂為:Kaija Saariaho “Oltar Mar” for Chorus and Orchestra, 2. Amour

這套為合唱及管弦樂團的龐大作品中文曲名為「穿越大海」(Across the Sea),是Saariaho女士在1998-1999年間寫作的樂曲,共有七個樂章:「啟程」、「愛」、「浪潮」、「時間」、「潮的記憶」、「死亡」、 「終點」,其中祇有第二、四、六樂章的合唱是有歌詞的,是為愛、時間,以及死亡的沉思。第六樂章的「死亡」被作曲家特別題下,用以紀念在寫作這首樂曲期間 逝世的法國作曲家Gerard Grisey – Grisey是在1970~1980年間發展Spectural Music的濫觴之一,這套音調色澤系統對Saariaho的早期創作具有重要的影響力。

光看樂章的標題大概就可以想見,為何我如此喜愛、著迷於她的音樂了吧?令我驚異的是,那些標題某部分的意象竟然與我所在寫的作品構想有些類似,然而我在自 身計劃寫作之初時,可以說是對Saariaho女士的作品一無所知,儘管我的電腦裡意外地有一張故人傳給我的、她的照片。

上星期我回高雄,才收到網路訂購的這片CD,收錄在同片中的曲目尚有「五個反射」(Cinq Reflets, for Soprano, Baritone, and Orchestra)及「睡蓮的反光」(Nymphea Reflection, for String Prchestra),前者的五個樂章包含了作曲家的歌劇作品L’Amour de Loin各幕的精髓要素,也都是相當優美細緻的作品,改天有機會的話再來介紹分享。

Advertisements

Echoes are ringing in my hear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ag Clou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