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doit y avoir absolument éternité en musique: 我作曲故我在 – I compose; therefore I am.

說到鳥

不知怎地忽然想起這個問題,
我的生活週邊莫名其妙地全是鳥。

我自己並沒有任何動物的特質,雖然有些朋友戲謔地稱我為貓,或是某些夜行性動物。然而在夜裡工作活動是我個人的選擇,而非與生俱來的天性,這世上很難有任何一種生物堪以形容我獨特的生命本質。

在我閉關獨處的日子裡,除了學術上的同儕好友外,我幾乎祇與幾位特定的朋友敞開心扉溝通:我想到的三個人竟然不約而同地都是鳥。一位是青鳥,我在雄中時的 靈魂之友,像是失散多年的弟弟般的角色;一位是宗勳,我高二時認識的學長,當年曾有個「鳥神」的封號,也是那時青澀的我努力上進的動力;另一位理所當然地 是P,我大學時的學長,他是隻孤傲、頂著萬丈光芒的雄鷹,關於他的典故便不需多加著墨了。

剩下還有一隻鳥,在這篇文章裡我暫且不提。

總之,這樣罷,以後當認識新朋友的時候,乾脆直接問對方「你是什麼鳥」好了。
我該說我這塊降落在地球上的隕石與鳥有不解之緣嗎?

Advertisements

Echoes are ringing in my hear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ag Clou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