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doit y avoir absolument éternité en musique: 我作曲故我在 – I compose; therefore I am.

選自Olivier Messiaen “Vingt Regards sur l’Enfant-Jésus” 第十五首,
中文譯為「聖嬰耶穌之吻」,是首大家耳熟能詳的音樂。

接觸這首作品迄今已逾三年,我對它的解讀包含鋼琴技巧、作曲手法、音樂性、以及靈性。對我而言,梅湘的音樂充滿著聖潔的神性,儘管後世的學院派將他的信仰 層面歸納為「個人的定型與限制」,那些作品也曾一度影響我兩三年的創作而成為我某方面的局限,任何外在因素從不影響我對那些音樂的喜愛。

倘若Chopin是我生在地球上的模樣,Scriabin便是我的放縱與墮落,而Messiaen則是我的淨化與昇華──最親蜜、也最貼近我的內外表裡的 最迷人卻也最使我害怕不敢陷入的,以及最崇高、有時甚至使我感到遙不可及的。總之,「聖嬰耶穌之吻」是首每當我演奏一回,便會感覺經歷一次深層禱告的樂 曲。

「睡眠」-「花園」-「向愛伸出雙臂」-「吻」-「吻的影子」是曲中的五個主要段落。

樂曲開始於沉靜的氛圍,在「天父的搖籃」主題中,我聽見天使們安詳地祈禱、歌唱,在燦爛的遍天星斗下灑上祝福,那是幅以深藍色、銀白色、與微漾的鵝黃色光 澤為基調的、夜的美麗畫面,然後在這樣的夜裡忘卻時間。接著進到不屬於地球上的、天國的花園中,百花綻放著明亮的金色光芒,以及來自聖靈的光──柔和且溫 暖,照在身上是種喜悅、超乎陽光而不刺眼的感覺,內在最深沉的門扉遂而開啟,迎接那樣的愛並與之合而為一。在追尋、渴求的過程是充滿振奮的,彷彿有種「已 知祂即將到來」的期盼,在強大的信心中愈益接近,而終於到達。那永恆的瞬間被滿溢的愛所包圍,超越一切人間感性的官能與知覺,而直接灌注在靈魂中,在天上 與天使們齊同誦讚、以及歡唱。這樣的愛進入內在,化為最深沉的呼吸,如同最初的繁星夜空,如此地熠耀、詳和,再也不起波瀾。

我所想要分享的,便是跟著以上這段文字的聆聽,不帶有任何一絲學術氣息,也不抱持一絲個人的情感,祇將心放空、跟隨著音樂前進。我所寫下的,是心靈上的解 讀,而非樂曲解說,但應該與音樂表象之下的內涵相去不遠,不至於到毒渲、誤導的地步。那些八音音階、有限移位調式、共鳴和弦、和弦附加音、象徵式主題、調 性及變奏形式等,在此一概毋須著墨分析,音樂性的詮釋與解讀也沒有標準答案,我祇是透過文字──物質界僅存的媒介來暗示,那深度聆聽的冰山一角。

並且分享一個禱告。

Advertisements

Echoes are ringing in my hear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ag Clou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