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doit y avoir absolument éternité en musique: 我作曲故我在 – I compose; therefore I am.

絕對存在的

Il doit y avoir absolument éternité en musique.
音樂中絕對存在著永恆。

僅管作曲家會死、樂譜可以燒、錄音可以燬、歷史可以翻轉重寫、地球可以滅….

我指的是音樂當下本身。〈我認為它比其他的藝術領域來得更理想化且莫測高深〉

每個人一輩子祇可能專精一項技能,因此作曲家最終必須歸屬於寫作,演奏家必須練習詮釋及掌握樂器,理論家還是祇能寫孫子兵法紙上談兵。然而理論分析與演奏 的經歷是每種角色皆必要的,如此一來人的一生著實太短了些:作曲家勢必無法將演奏技術顧得絕妙、演奏家也很難將理論分析研究得深入透徹,理論家的演奏與創 作實踐更不可能做得與其研究平行並進。

也因此音樂的實踐永遠不可能達到絕對地完美,
最後,還是祇能成為某個象徵於永恆的目標。

現在的我深度還不夠,做出來的東西依然清澈見底。
但浩瀚穹蒼間我究竟是何等生物呢?
過了1/4世紀的人生,卻發現依然遙遠。

Advertisements

Echoes are ringing in my heart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ag Cloud

%d bloggers like this: